機車失竊

上個月月底我那台騎了14年的老速克達被偷了,雖然真的要說,它的殘值已經剩下報廢價,但是現在機車那麼貴,要買一台新的還是很傷本。

當天就先去警局報案,因為當天晚上有事所以沒有完成筆錄就先走了,只有先張貼協尋。第二天再去完成報案的程序。結果再隔一天的週六,早上還沒睡醒,就接到警察的電話說,車已經找到了,在三公里多以外的馬偕醫院,看來是被牽去代步的。

配合這位警察的值勤時間,晚上九點半才到他服務的分局領回,這中間因為警局網路不通,光銷案就弄了很久,還有因為安全帽被摸走,半夜找不到地方買安全帽等等,中間的波折就不多詳述了。

機車失竊這種事,找回來的速度,有時候快,有時候慢,有時候找到就被解體了。不管從什麼方面來看,第二天就找到,真的是很幸運。

這幾天在想,也許是因為我愛惜物力的關係,我的機車才願意回來繼續陪伴我再過十年吧。後來買了大鎖,希望小屁孩看到大鎖,就不會想要再偷這台老車去代步了。

這邊順便來談談這過程中遇到警察的感想。

對於警察這個職業,好像普遍來說,一般人多半沒什麼好感。理由也很簡單,台灣人一向不怎麼喜歡自動自發地守規矩,通常都是你犯了什麼錯被抓到才需要和警察交手。又有的,是因為過去警察權力很大,那種高高在上的感覺,讓人覺得不舒服。在過去小轄區那種「管區」和鄉親間的互動,在都市化的社會裡面,似乎也不太可能出現。

不過在機車失竊的過程中,第一天受理的那位,第二天幫我做筆錄的那位,還有第三天幫我找到車的那位,通通都非常地有禮貌,處理機車失竊這種小案,都不會有什麼不耐煩的表情出現,我有什麼問題或需要幫忙,也都相當積極,像最後,我還是借了警察的私人安全帽才順利回家的。

在兩間警局,我注意到現在的警察似乎都非常年輕,順便問了一下。他說,沒錯,現在是世代交替,幾乎是能退的都提早退了。

因為過去警察比較有威嚴和權力,但是到了現在,動不動就被申訴記過,地位變低,過去那些人,不習慣。現在的年輕人,因為沒有經過那些時代,反正警察也就是個工作,也就沒有什麼接受不接受的問題了。

雖然這兩年也是有遇到一些態度沒那麼好,或者在網路上有不當言論的警察,想想也就沒什麼了。「新警察」那麼多,本來就什麼人都會有。換個角度看,他們也和你我一樣,都不過是在崗位上辛苦工作,掙口溫飽的勞工罷了。

警察規定是不能收禮的,所以也不適合用禮物表達我對他們辛苦工作的謝意。我就在這邊謝謝他們吧。

留言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文言文

談談台灣人使用統傳漢字的優越心態

正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