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緣

前陣子接連想追二個女生,雖然就結論而言,終究都是還沒出動就失敗。但在興致頭上也是做了很多蠢事,自以為和高中大學已經不一樣,有了新的心得,志得意滿地在想這些事。其中「隨緣」就是我認為不可取的價值觀之一--若傻傻地等待緣份到來,要怎樣低的機率才能得到自己的幸福?


所以前陣子,和朋友聊天往往就是像這些似是而非的高調。雖還不到沾沾自喜的地步,但也蠢得自以為昨非而今是。然後,往往就在這種時候,人生就又莫名奇妙地把你打回了原點。

能忍住不買的東西,也許那個慾望從開始就僅只是一股衝動?
能輕易放下,像夏蟬那種短暫的思念,可能不過是我的錯覺。

自己苦苦追逐的幻影一個接著一個的消失後,終於從秋季的那場白日夢中驚醒。
然而卻又發現自己的思念,已經再度停留在某處。

或許這又只是另一場還沒醒來的夢?
在這夢醒之前,儘管知道她不會為我心動,思念卻無法像之前那樣,隨著楓紅輕易地消逝。

就是依然固執地賴著,不肯開始動身尋找真正屬於我的下一個溫柔。

太好笑--離我之前批評一個朋友太蠢,還不到二個月,我驚覺自己現在的想法,和自己之前認為不該效法的,完全殊無二致。就這樣,我發現了自己的矛盾不可取,毫無疑問地,也發現了自己的放不下。

問自己,該怎麼辦?「隨緣」就這麼天殺地冒了出來。

於是,終於了解到這句話的無奈。

留言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文言文

談談台灣人使用統傳漢字的優越心態

台灣工程師常唸錯的英文單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