週末

最近幾天,有空就在亂玩這個小小的blog,到了週末,一起床就開始玩,一弄就是幾個小時,也忘了要吃早餐和午餐。
不知不覺中似乎又回到了大學時代無憂無慮(?)的生活,從早到晚就只想著自己有興趣的東西,其它沒興趣的東西管它多重要,一律都被放在另一邊。

--
似乎整個星期,還是整個月都窩著沒出去了?自己也忘了,難得白天是醒著的,似乎該出去走走?反正閒晃根本不需要什麼理由。
要找人一起去嗎?偶爾是找得到幾個朋友去買漫畫,更多的時候,就只有我自己一個人。脫下短褲換上牛仔褲,T-shirt外面隨便套了件皺巴巴的襯衫,頭髮也梳鬍子也沒刮,就這樣儀容不整地出門去。
出宿舍,走一段路到D棚,找到車,沿著環校賽車道、大學路、光復路、地下道,騎著騎著就到了就到了新竹市區。
市區停車位並不一定好找,尤其週末很少有空位,運氣不好時,在東門街、中正路、民族路附近繞圈圈,有時繞了二、三圈還沒找到停車位。一旦找到車位當然是眼明手快地插了進去,然後往想去的目地的前進。

--
弄累了blog,於是出去找點東西吃。
租屋附近的生活機能可說是相當便利,華藝、百事達,漫畫店等等林立,吃的也很多,每個路口都有便利商店,樓下不遠處就有家屈臣氏,隔二條街外還有一家超市。若沒什麼事似乎根本不用出遠門,加上公司就在這附近,到台北那麼久,連機車都不曾騎過--通常也只有週末才有可能會出遠門,然後靠著公車和捷運似乎也沒什麼到不了的地方。

走下樓,慣例地往漫畫店移動,看看最近有什麼新出的漫畫。隨手拿了一本最近出的單行本和快報,看完就準備來「認真」地去覓食。

--
幾乎每次去市區都相當地制式:最常見的動線是在郵局那條街上先停好車,往捷比走,看看有什麼新的漫畫和CD。看完捷比,往書耕移動,有時也在書耕買漫畫,但另一個重點則是要在這邊看看有什麼新的H-GAME。接下來往巷子裡面,走到誠品書局,看到喜歡的就亂灑錢。灑完,也累了,就找間店坐下來,餓的話大概是漢堡王或肯德雞,不餓的話也許咖啡店吧,點了東西就這樣靜靜地坐下來,檢視著剛到手的戰利品。

--
覓食之前,看到每天都會經過不只一次的書田書局。
大學時代那麼喜歡買書看書,每年總在書店消費相當金額的我,上了台北這幾個月,踏進書店的次數可能不到10次。
或者是想省錢?當完兵後對金錢比較斤斤計較,不想像大學時那樣看到什麼漫畫和書,只要喜歡就無節制地帶回家。很多東西都借得到,也不會再看第二次,相形之下就造成了不少無謂的浪費。又想說要看,就不要一直看翻譯書,看原文吧,本來就對一般書籍翻譯水準越來越不能接受了,看原文還可以順便增強英、日文能力?於是就一直很少踏進書店去。

不過今天,總覺得和大學時候的心情很像,就原諒自己一回,偶爾為之吧。

買了自己最喜歡的文體--科幻小說,Philip K. Dick, 嗯,欣賞的作者之一(雖然最喜歡當然還是Asimov),帶著小說就走進漢堡店,點了餐坐下慢慢看。

--
學生時代鮮少有機會吹冷氣,夏天時坐在舒服的冷氣房中,有杯不錯的飲料,再來本好書,在高中曾經被我列為最高的享受之一。或許是想像力不足,不懂得追求更高的享受,或者是窮人本來就和更奢侈的享受無緣,但在我的生理(空調、食物、飲料)和心理(好書)已經被適度滿足的同時,也早就別無所求了。
尤其,還喜歡坐在樓上的窗邊,居高臨下看著來來去去,和我完全不相干的的行人,不知道為何一瞬間心情就平靜無比。

--
坐在店裡邊吃著東西邊看著書,看完了第一章,食物其實也吃得差不多了。不禁覺得,這果然還是我最喜歡的個人活動之一。人真是善變的動物,但不知為何有些事卻沒辦法那麼輕易地改變。

於是,又這樣逃回了一個人的世界。

留言

  1. 曾經想過從這種規律中逃離嗎

    回覆刪除
  2. 想啊,不過再說吧:p

    回覆刪除
  3. 記得先前跟你提起過的「柯慈」著的「少年時」咩?
    那位放棄IBM工作做事文學工作的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
    搞不好看了這本書你會有這種勇氣....呵呵
    不過那可不是小小的勇氣可以做得到的呀.....@@

    回覆刪除

張貼留言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文言文

談談台灣人使用統傳漢字的優越心態

台灣工程師常唸錯的英文單字